尘封47年的档案 周恩来处理一封人民来信的前后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锦城教务网_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_四川大学就业信息网文华
阅读模式

这是一宗尘封了47年的保密档案。这是周恩来总理关心人民疾苦的一个故事,也是一个让老百姓敢说真话的故事。

1961年10月14日,久病住院的广饶县公安局干部曹树立给国务院写了一封人民来信,反映山东省惠民地区和广饶县饿死人的问题。信中情绪激昂,言辞激烈。

1961年10月30日,周总理看完这封信后 ,心情沉重而急切,当即给中共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写了封信。谭启龙接信后,立即派秘书方兴去惠民地区和广饶县调查;后来,谭启龙又亲自到这个地区走了一趟,专门调查处理此事,并实事求是地向周总理写了报告;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介绍曹树立到青岛北九水疗养院治疗,把曹树立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曹树立奇迹般地得到生还,且有了一个幸福的家,至今健在。

这个故事曲折复杂,跌宕起伏,故事是围绕6封信展开的,封封信件都充满着真情,字里行间流淌着责任心。

第一封信:告状信

“我这话您爱听也别高升我三级,不爱听生气也别叫我下牢”

1960年前后,我国遭受了严重自然灾害。山东省惠民地区(今滨州市与东营市)、广饶县(今东营市)成为重灾区之一,因疾病、饥饿死人的现象经常发生。

1961年10月,家住广饶县城关三村的县公安局干部曹树立已患肺结核病6年之久,躺在惠民专署疗养院的病床上,在八九月间,他接到家中来的两封电报,父母因患水肿病和干瘦病相继去世。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悲痛欲绝,一度曾想自杀。在极其苦闷的情况下,他想到了党中央,想到了毛主席,想到了周恩来总理,能不能写封信真实地反映这里饿死人的情况和自己的处境呢?

1961年10月14日,曹树立抱着一线希望,流着泪写完了《小干部和主席谈心》这封信,内容如下(有删节):

我们这里的死亡太惊人!您实在不该稳坐北京,专靠行文、指示、马列主义、政治工作了。以上这些都不是粮食,不是粮食就不能充饥,不能充饥就不能避免死亡。如何避免死亡,以小干部短见,就是怎样发挥群众劳动生产的自觉性,这是解决农业问题和避免人口死亡的根本道路,别的千条妙计,都是无济于事。

您应该立即想出一个既不改变生产资料(土地)性质,又能接近、符合群众的心理和条件,对土地使用的措施,从而很快的(地)发挥群众的生产自觉性和积极性。我们国家这样大,像我们这里的情况总是局部的,为了避免当前这种吓人的死亡,不管您想出什么高计绝策,先别强调农业税,或者极少量的担负农业税,应该先考虑他们的生存自给就很好。我连月失去双亲,真是万分悲痛,像我这种情况在我们这里触目皆是,已不为奇了。在这个时期失去爷娘的人,失去儿女的人,失去丈夫的人,失去妻子的人,怎么能不暗下议论……

我这话您爱听也别高升我三级,不爱听生气也别叫我下牢,您不怪我好歹,今后咱就常谈心。

山东情况再不能搁延了,马上行动吧,我的好主席。

十一年的候补党员

十二块的小干部

患病吃不饱的人

神经正常的人

曹树立

(1961年)十月十四日

为了防范秘书看了信后扔掉,他又单独用一页纸写上:“负责同志:你若是保国的忠臣,爱祖国,爱主席,有良心,就一定将这份谈心书交给主席过目。(如果)你(不)这样做,把它掷到纸篓里,您可要扪心思量!”

曹树立把信叠好后,封上口,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把信发出去。他觉得寄去这封信是福是祸还很难说。

第二封信:指示信

“对曹本人也不要进行追究,让他把要说的话都能说出”

时任国务院副总理兼秘书长的习仲勋,负责国务院常务工作。10月26日,他看完曹树立的来信后,觉得信中反映的事情真实,问题严重,亟须解决,当即批示:

送请总理、先念、震林同志阅。

10月27日,谭震林副总理看完曹树立的来信后,也当即批示:

此件可以转给谭启龙同志,请他亲自派人去查问一次,是什么问题。

10月30日,曹树立的来信转送到西花厅周恩来总理的办公室,总理心情沉重,觉得让老百姓挨饿,我们共产党员、各级干部有责任。信中反映的问题应认真对待,弄清真相,迅速解决。于是,迅速给中共山东省委书记谭启龙写了一封信:

启龙同志:

现附上曹树立来信抄件一份,并有他附件一纸,请阅后派得力同志去认真地查一查。不管这个人的情况如何,总要把惠民、广饶两地方的现象弄清楚,并且对曹本人也不要进行追究,让他把要说的话都能说出,因为这是我看到的第一个署名给中央写信的,我们必须负责地看待这事。希望你将查得的结果告我,原件尤其是曹的附件也望一并退回。

敬礼!

周恩来

一九六一年十月卅日

第三封信:调查信

方秘书经过仔细认真的调查分析,向谭启龙如实地反映了情况

谭启龙接到周总理的信,又看了国务院转来的曹树立的信后,深为惠民、广饶群众受灾和曹树立的病情而不安,便先叫省委办公厅秘书方兴去作调查。

方兴一向工作认真,办事踏实。他带着周总理和谭启龙的重托,以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经过仔细认真的调查分析,向谭启龙如实地反映了情况,写出了详细的报告(有删节):

谭政委(注:谭启龙是济南军区第一政委):

根据您的指示,我11月2日到惠民专署结核病防治所找到了向中央负责同志写信的曹树立同志,后来又到广饶县了解了曹树立同志父母病死的一些情况……从各方面反映看,曹树立同志是一个好同志……他自1953年患肺病,在济南和本机关休养了一年多,1955年春到惠民专署结核病防治所疗养,至今6年多,现在病情比较严重。他的父母于今年古历八月初九和二十七日先后病故,现家中还有哥、嫂和三个侄子,另有一个弟弟在南京部队任教员。

……

据了解,广饶县今年病人和死亡情况都是比较严重的,全县各种病人:今年一、二月份六万人,五月份七万人,六月份八万人,九月份达到十二万人,占全县总人口(四十一万)的29%。一月至十月份,全县共死人14272人,占总人口的3.4%。其中,八、九月份死亡最多,每月都在二千人以上。十月份死一千五百二十人。病人多、死亡率高的原因,据我在城关公社调查,最主要的是连续三年灾荒,加上今年春季口粮特别紧(每人每天只有半斤),此外,秋季严重涝灾、腹泻、痢疾、疟疾等传染病发展,医疗跟不上,也是死亡率提高的原因之一。十月份以来,因秋收已接上口,病人和死亡现象都有所好转。县委目前正大力安排生活,对病人进行治疗。

方兴

1961年11月13日

第四封信:感谢信

“我家破人亡的怨气,叫省里这四轮小车一转,给碾得烟消云散了”

方兴代表谭启龙和曹树立谈话以后,曹树立的一颗恐惧的心平静下来,一颗冰凉的心温暖过来,一腔怨气烟消云散了。于是,他拿起笔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和感激的心情,给方兴写了一封感谢信(有删节)。

方兴同志:

我们的见面是意外的,又是突然的,在精神没有丝毫准备,又加怀着你们是“算账人”的畏惧心,大概在谈话中使您达不到目的吧,不过我认为您对我的心还是了解的。

……我家破人亡的怨气,叫省里这四轮小车一转,给碾得烟消云散了,同时还把主席、总理、谭书记、您对灾区病亡家属的一颗热心,一颗关切的心送来了。我好像服了一次革命意志发愤剂一样,说真的,我曾一度不想活下去……我保

证一定把病养好来回敬主席、总理、谭书记和您对人民的好心!

此致

敬礼

同志:曹树立

1961.11.5

他还在信中建议组织一批干部到灾情严重的地区,进行一次“灾区病亡家属慰问活动”。

方兴收到曹树立的信后,将信迅速转给了谭启龙。谭启龙看了方兴的报告和转来的信,心里感到极大的安慰。为了进一步掌握惠民、广饶的灾情,搞好下一步的生产救灾,他决定亲自带人下去调查。

第五封信:报告信

“我们准备再派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前往,并在物资方面再尽可能地给他们一些支援”

谭启龙带领省委秘书长杨岩一行数人,于11月1日到11月中旬,到惠民地区8个县作了为期半个多月的调查。他根据自己亲自调查的真实情况,如实地反映了惠民的情况,向周总理实事求是地写了报告(有删节):

总理:

10月30日来信和附件都收到了。

惠民地区的工作,近两年来一直比较被动,接您来信后,我专门到这个地区走了一趟(原来我也正有此意),从1号至12号,跑了8个县,总的看来,这些地区由于连续三年受灾,情况是严重的,尤其是今年,旱涝灾害程度比我们原来估计的还要重一些……这个地区,疾病、死亡现象上半年虽有下降,但从五月份以后逐月上升……只要做好工作,加上中央和省的一定支援,灾荒是可以渡过的。我们准备再派一个强有力的工作组前往,并在物资方面再尽可能地给他们一些支援。

关于曹树立个人的情况,我派省委办公厅的秘书方兴同志去作了专门了解,这个同志是一个好同志,他反映的情况是属实的,我除了让方兴同志代表您向他作了慰问,并将当前中央的许多重要措施告诉他以外,还向他作了一些解释工作,原来他思想沉闷,现在表现很好。将曹树立来信、附件以及谈话后来信和关于曹树立情况的调查等材料一并送上,请收。如有不当,请指示。

此致

敬礼

谭启龙

(1961年)11月23日

中共山东省委针对广饶灾情严重的实际情况,拨救灾款68万元,救灾补助粮120万公斤。广饶县委也组织全县人民开展生产自救,并根据当地实际,采取解散食堂,分给广大农户自留地自耕自种,实施责任田,多种收益快的蔬菜之类食品,克服平均分配救济物资等措施,使全县的救灾形势有了进一步好转,终于渡过了难关。

第六封信:介绍信

“没有周总理,就没有我们全家的幸福生活!”

曹树立的肺结核病治疗问题,一直牵动着各级领导的心。

1962年1月13日,惠民地委办公室向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报告,对于曹树立同志要求去城市疗养的问题,他们的意见是“1961年12月上旬,曹树立开了刀,手术做得很好,现在已起床活动,因此目前不宜转院,待春天有必要时,和有关方面进行联系,再转院治疗,这个意见同曹树立同志谈后,他很同意。”

山东省委组织部经过多方联系,最后落实了一家医院,省委组织部办公室很快给惠民地委回了信。

中共惠民地委办公室:

转来惠民专区结核病防治所对曹树立同志转院问题的报告已收阅,经我们与省卫生厅联系了解,省结核病防治所确无病房,孤山、工人疗养院也因病员拥挤不便安排,唯有青岛北九水疗养院条件较好也可以安排下,如你们同意他去,可通过专署卫生局与省卫生厅办理转院手续即可入院。

中共山东省委组织部办公室

1962.3.30

1962年4月初,曹树立在中共山东省委的直接关怀下,由惠民专署疗养院转院到青岛北九水干部疗养院,请北京的专家为他动了手术,止住了吐血。在疗养院医护人员长期的精心护理下,经过长达3年多时间的疗养治疗,于1965年7月康复出院,重新回到广饶公安局工作岗位上。

现在,76岁的曹树立老人已经离休多年,家有8口人,早已是儿孙满堂,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曹树立一直没有忘记周总理的亲切关怀,在他家里,挂着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像,并用镜框镶着周总理给谭启龙的批示的复印件,悬挂在卧室内,每到周总理的生辰忌日,他们全家人都要祭奠。

我们来到这位76岁的老人家中,一见面他就老泪横流泣不成声地说:“没有周总理,我就活不到今天。没有周总理,就没有我们全家的幸福生活!”这也是他几十年来一直对家人、朋友、同事们常说的一句话。 (《见证———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与山东》,王东溟主编,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猜你喜欢